章强将卢邦洋抬了起来,扛在肩头上,眉飞色舞的说道:“老大,看来你装逼的功力还不够深厚,改天教教你。”

    临走的时候我拿了一个比较小的瓷瓶,想让伍月回去看看是不是宋代的瓷器。这些瓷器一定和钱伟进的死有关。

    忙碌了一天,回到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伍月和章强回家查资料去了,我跟着明筱甜,想要审讯卢邦洋,寻找汪雪梅的下落。刚进警察局的大门,卢邦洋醒了过来,想要挣脱,可是却被手铐铐住,完全不能动弹。

    我看到钟叔和几个警察在搬运尸体,明筱甜和我下车去查看具体情况看钟叔眉头不展,我猜想一定是出事儿了。

    明筱甜焦急的问道:“钟叔,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你们看,又有人死了,同样是自燃,浑身都是蓝色的火焰。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作祟,筱甜啊,你们那边有没有查到什么?”钟叔把盖着尸体的白布拉开,说完,不禁叹了一口气。

    尸体已经完全被烧焦,五官模糊不清,根本没有办法靠肉眼鉴定死者的身份。但是尸体上依旧存在同卢邦伟和钱伟进一样的气息,我更加肯定,这些死者之间存在着某种隐性联系。

    明筱甜指了指车子里的卢邦洋,用严肃的语气说道:“钟叔,根据我们分析,作案的凶手就是卢邦洋,现在抓他回来审讯。可是卢邦伟的妻子汪雪梅失踪了,下落不明,案子还不算完全结束。”

    “唉,青出于蓝啊,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杀人凶手。筱甜,看来你找来的神算子是真有本事儿。我相信,在他的帮助下,汪雪梅也很快会被找到。”钟叔投来了赞扬的目光,让我觉得有些不自在。

    我们几个闲聊了几句。可是卢邦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里跑了出来,手上的手铐也不见了,嘴里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呆若木鸡,走路如同丧尸,一步一步的朝我们几个靠近。

    我问明筱甜有没有听清楚卢邦洋在说什么。她没有回答,只是害怕的往后退,一转眼她已经躲在了我的背后。我无奈的笑了笑,没想到明筱甜也有害怕的时候。

    “他已经来了,你们活不了多久了。”

    随着卢邦洋慢慢的向我靠近,我终于听清楚了他说的话。声音异常的空洞,夹杂着妩媚的女声和粗狂的男声,不禁让我联想到了天山童姥。难不成是鬼上身?我的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卢邦洋口中的‘他’又是谁?

    他发了狂一样的扑向我,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眼神中饱含着杀气,若不是我躲闪及时,恐怕脸上的肉都要被他撕一块下来。

    又过了不到一分钟,他手舞足蹈,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差不多整个警察局都能听到。嘴角时不时抽搐,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摆弄着地上的石子,和刚才判若两人。

    “文归,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像疯子,一下子又像傻子。”明筱甜从我的身后探出头观望,又很快把头缩了回去,就好像卢邦洋会吃了他一般。

    我定了定神,认真的说道:“这是鬼上身,你快让人把他给控制住。”

    明筱甜一听是鬼上身,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卢邦洋给五花大绑,送进审讯室里面去了。看卢邦伟被绑了进去,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卢邦洋说的那句话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但却始终得不到合理的解释。

    见我正在发呆,明筱甜拍了拍我的肩膀,甜声细语的说道:“文归,走了,吃饭去。卢邦伟疯了,一时半会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案子也告一段落了,请你吃饭,就当感谢你了。”

    “筱甜女神盛情款待,文归也不好拒绝,那我们走吧。”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是饥肠辘辘。美女的邀请自然不会拒绝,所以就厚脸皮跟着明筱甜去警察局的机关食堂吃饭。

    饭菜并不是十分的可口,不过对我来说已然是人间美味。小笼包饱满滋润,我吃了三笼才满足。明筱甜看着我的吃相,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我说文归,你吃个小笼包都能吃得这么满足,那吃鲍鱼龙虾岂不是要欲仙欲死了?”明筱甜给我抛了一个媚眼,说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擦了擦嘴边的油,“鲍鱼龙虾我可吃不来,不过要是筱甜女神要款待我,我可没有办法拒绝。”

    我把明筱甜的手拉了过来,厚脸皮的抚摸着。她的手白如凝脂,纤细修长,宛若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不过她被我突如其来的调戏给吓到了,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明筱甜的双眸似水,却透着淡淡的冰冷,“你这样我迟早是要告诉伍月,看她不教训你。”

    “别别别,筱甜女神我错了,我下次不这样了。”

    伍月是我的软肋,若是她知道我还敢调戏明筱甜,那回家一定会被她给打成猪头。

    刚说着,伍月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短信的内容如下:

    “文归,你给我的那个瓷器,我根据特征查找资料,可以确定是南宋的。从釉色来看,为新出土的文物,色泽饱满,是绝佳的官窑制品。按照史书记载,这样的明器应该来自南宋宰相江万里的墓穴。

    还有,查出案件就立马给我回来接客。我可不想跟着你喝西北风。”

    我不禁汗颜,不知道为什么,‘接客’这个词听起来怪怪的。摇晃了下脑袋,不去想这些。我陷入了沉思,既然是南宋官窑制品,那价值一定很高,可以初步确定钱伟进和卢邦伟等人应该是倒斗的,只是他们为什么会死,莫不是进了墓穴收到了什么诅咒?

    我不禁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他们几人的死必然和江万里的墓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之前的推断没有错,那么两个案件可以并案调查,这背后一定有更大的阴谋。

    “筱甜,现在我们还不能庆祝,钱伟进的死我有了新的线索。”整理思绪以后,我严肃的说道。

    明筱甜以为她听错了,微微蹙眉,“什么?你确定你没有说错?难不成钱伟进的死和卢邦伟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之前我一直找不到最近几起自燃、自爆案件有什么联系,大乐透走势图1:可是刚才伍月发来短信,说卢家的瓷器来自南宋宰相江万里的墓穴。而几个人身上有相同的尸气,那么存在一种可能,几个人靠倒斗为生,也就是俗话说的盗墓贼,他们一起去过江万里的墓穴。”

    明筱甜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目光流转,嫣然一笑。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我十分慵懒的说道:“现在要做的就是加派警力,寻找最近被盗掘的墓穴。找到江万里的墓穴,我们就能找到他们死亡的原因,案件才能水落石出。不过我现在,只想好好回家睡一觉。”

    明筱甜也看出我十分的疲惫,就让我先回家休息,有消息会立马通知我。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伍月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洗簌了一下,躺在床上就不能动弹了。如今赚钱越来越不容易,为了一万块差点命都给丢了。

    恍恍惚惚我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有人在喊我,听上去像是伍月的声音。起初我以为是做梦,但是最后耳朵一阵生疼,我才确定不是在做梦。

    我捂着被掐得青紫的耳朵,说道:“我说姑奶奶,我睡个觉你也要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惺忪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恨不得把刚才说的话通通收回。

    伍月穿着睡衣,细碎的刘海垂在眼前,未经处理的头发没有管束的落在身后,她无意的晃了晃脑袋,露出那双清澈又水灵的眸子,轻薄的双唇微抿,精致的瓜子脸,带着微微的红晕,浓密的睫毛如同含羞草的叶子般微微卷翘。

    她手上端着一碗汤,尽管穿了睡衣也没有办法掩盖她俏丽的身材,如同暗夜里的一颗黑珍珠,即使没有光亮,也能闪闪发光。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上下打量起她来。

    “你看什么?叫你起来是喝汤,辛辛苦苦给你熬汤,别不领情啊。”她说着,直接把瓷汤勺敲在我的脑袋上,又是一阵生疼。

    我把眼睛瞪得像铜锣那么大,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不是吧?这几年没发现你还会熬汤这个技能啊,老实交代,是不是去街上买的?”

    我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伍月会做饭熬汤。这件事完全就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我故意拍了拍自己脑袋,确认我没有在做梦。

    “你不信,那我也没法证明,快喝吧!你今天太辛苦了,喝完好好睡一觉。”

    说着,她坐到床边,用瓷勺子将汤舀起,轻吹了几口,确认汤汁已经凉了,才喂我。莲藕排骨汤的味道不错,唯独盐多了一下,看样子确是她做的。

    我心里不禁有些愧疚,伍月对我如此,我是不是不应该说那样的话。

    见我沉默,她嫣然一笑,替我擦去嘴边的油汁,“怎么不说话了莫非是被本姑娘的善举给感动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在想,既然你会熬汤,那一定也能学做饭,以后我们是不是不用下馆子了,我盘算着可以省下好大一笔钱。”

    “想得美!”

    伍月面色一沉,拳头重重的敲在我的脑袋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到门口处了,只留下一个妙曼的背影,让人浮想联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闻诡神算子》之 第十章诡异再现是作者猫小妖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闻诡神算子》之 第十章诡异再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闻诡神算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猫小妖写的《闻诡神算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闻诡神算子》之 第十章诡异再现是作者猫小妖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闻诡神算子》之 第十章诡异再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闻诡神算子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猫小妖写的《闻诡神算子》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闻诡神算子最新章节- 闻诡神算子全文阅读- 闻诡神算子txt下载- 闻诡神算子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恐怖灵异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章诡异再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闻诡神算子】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闻诡神算子》书迷评论

  • 嫡妻崛起最新章节

        &#;&#;还记得出嫁那天,杜鹃花开,那人站在门口,轻轻对我说“念秋,为你我衣冠楚楚了”
        &#;&#;犹记得樱花树下,落英缤纷,那人手弹七弦琴,抬眸,笑的犹如白狐般优雅,又如火狐般狡诈“凤求凰你若听进去了,你便是归我了”
        &#;&#;尚记得漫天风雪,墨色锦衣,那人把暖炉送至我手中,说道“念秋,忘记他,我可以给你温暖,永远的温暖”
        &#;&#;忠犬系的老公,溺爱总是甜的,携手与共总是好的
        &#;&#;作者欢迎交流

  • 网游之绝学最新章节

        &#;&#;习白,在刚进入游戏时却被提示系统故障,稀里糊涂的接到了一个隐藏唯一型任务。而这个任务需要他不断的学习绝学武功,不然就会死亡,而且现实中也会死!
        &#;&#;于是习白开始竭尽所能的找绝学武功来学习,什么神级玩家、现实高手,都给我一边去!什么虚拟智能、绝世高手,老子抢的就是你丫的!
        &#;&#;在习白成为一代宗师后,面对记者提出他为何要如此执着的学习绝学时,习白是这样回答的:我不学习绝学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记者: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习大宗师对武学的态度,多么的引人深思,这是对武学已到了痴迷的程度啊!
        &#;&#;习白……!

  •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卫玉致这一世都好似活在一场梦里,这个梦平静得如同一汪死水。直到有一天,这汪湖水被一颗叫做死亡的石子给打破了。从此死水成了吞噬人的海,她的人生在最后时期终于波澜壮阔石破天惊。死亡和永别来的猝不及防又无法挽回,生离尚有可会之期,死别却再无重逢之时,当她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她已经没了选择的机会。可一睁开眼睛,又好像做了一个梦,命运的齿轮才刚刚开始转动。一念前程美似锦,一念高墙锁芳华,从此她才是那只掌控自己命运的遮天大手,是仍旧活的浑浑噩噩如同台上木偶被人摆布,还是当摆布木偶的人,这是个问题。js330

  • 甜妻驯夫,总裁靠边站最新章节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冷漠的看着她“哼!纠缠?你以为你还配吗?”毫不留情的责怪、为难甚至是羞辱!当她选择离开那一刻起他恨她,可再多恨也抑制不住的想她、念她……

  • 我的提督怎么那么萌最新章节

        “纳尔逊,不要拦我,这一次我一定会赌出提督的,没有提督的舰娘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罗德尼伸长了胳膊想要按下建造机器上的建造按钮。    “可是你已经失败了127次,你为什么就不承认你是非洲舰娘呢?”    “住口,我可是英格兰人民的骄傲,怎么可能会是非洲舰娘呢,之前一定是我的诚意不够,这一次一定能够赌出提督的!”    罗德尼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扯下纳尔逊的胸罩扔进了建造机器中。    “啊,莫名存在于异次元的提督啊,我以纳尔逊的胸罩为祭品,回应我的呼唤吧。”罗德尼轻声祷告了一番,随后毅然决然地按下了建造按钮……js330

  • 皇商贵后最新章节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js330

  • 太古战神最新章节

        三尺青锋,一池血地,茕茕少年,逆流而上。  家族弃少,天生废魄,遭未婚妻无情灭杀,临死之际,意外觉醒应龙武魄,承袭太古战神圣体,从此踏天而起!  觉醒绝世武魄,一路灭杀各路天骄,邂逅红颜,成为太古战神,战神临天下,俯瞰众生相!

  • 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她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却甘愿窝在皎月宫三千年不问世事。  她曾经爱上过一个神,却被伤得鲜血淋漓,发誓此生绝情绝爱。  她用晶石铸就肉体,需要靠吸食鲜活之血维持生命,不人不鬼。  都传言兀矶第十七子生性暴戾,嗜血如命,在皎月宫养了数十个血奴,惨无人道。  他爱她如命,纠缠数千年不休,“十七,你就是死也要带上我。”  他恨她入骨,却在她绝望之时揽她入怀中,“你这女人,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他心思缜密,千方百计想要离开她,可当她放他离开之时他的心却空了。  他心高气傲,绝不涉及情爱,却在她危难之时甘愿以身换命。  他衷心护主,却不甘心只做她的影子。

  • 神州邪君最新章节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神州共主,一代邪君,一心致力于天下苍生,想要建造一个完美社会,无奈触犯了许多人的利益,被人算计杀害,但竟然未死,附身在另外一个纨绔子弟袁小邪身上,并获得神奇金书,携带无上功法!我既未死,必当凌天,我既重生,比当卷土重来,看一代邪君,如何纵横神州,平定各方势力,打造神州全新局面!

  • 全能人生最新章节

        假如你成为一名电视台的台长,会怎么安排台里的各档节目?白天该放什么电视剧?西游记还是三国演义?晚上该播什么综艺节目?阳光女孩还是燃烧吧兄弟?一切由你决定!

  • 无赖首长缠上身:娇妻欠管教最新章节

        一场被设计的婚姻,顾悠然莫名其妙的跟自己的准姐夫结了婚。
        书房内,顾悠然一脸平静的将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离婚吧。”
        男人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可肩上那两杠四星闪了顾悠然的眼。
        没有人能够忍受身为军人的丈夫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姐姐……

  • 重生不带这样的!最新章节

        神马?!你说你没遇过魂穿猫?我家有只傲娇的,要不要送给你?免费!记住,当好一枚铲屎官的主要任务,就是铲屎铲屎铲屎!还有,要喂猫罐罐,再有一点,记得帮猫找出死亡真相来。神马?!这些你都不会都不行都不能?哎呦我去!那你还是老实看文就好,乖听话,哪边凉快哪边去。

  • 绝世霸主最新章节

        华夏第一狂少苏海,带着一口不知名的古钟,灵魂重生到天玄大陆,从此踏上了一条打脸如风之路,每天不是在打脸,就是在去打脸的路上!有诗为证:狂少光辉千古照看我潇洒走王道这一世,想让我低头?好啊,那你跪下。这一世,人挡我,我杀之;鬼缠我,我屠之。这一世,我要这天为我而变,我要这地为我而转。在这我是王,谁都别想狂。逆天,尚有例外;逆我,绝无生机!

  • 游离者最新章节

        游荡于大陆之上的千年行者,奔走于生灵之间的末裔孤魂。神的时代缓缓落幕,人类的纪元崭露曙光,古老和革新的碰撞,魔法与科学的交锋。舞台筑成,好戏开场。rn隐居小城的他和朋友们意外地再度卷入了神、人、异族间绵延数千年的战争,是入世,纵横捭阖,还是出世,自求宁静?是怀抱赤子,还是化身修罗?时光的长河淙淙流过,且听那吟游诗人的顿挫,将这些故事娓娓道来……

  • 殄官赐福最新章节

        我出生在黄河边的一个小村落,这条河虽说是中华母亲,但是这母亲也有乱发脾气的时候。每年枉死在黄河之中的人是不计其数,所以世居在黄河岸边的村民之中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种职业——殄官。说起殄官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但要说捞尸人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吧。没错,所谓的殄官就是捞尸人。黄河岸边的捞尸人也叫“黄河水鬼”,这种职业是既繁琐又危险,而且这捞尸体也不算是什么正经职业,所以人们一般对殄官都会避而远之。因为他们相信天天与尸体打交道的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运的,而我却阴差阳错的从事了这行业,至于原因……还是待我慢慢道来吧!

  • 弃女当自强:惹上腹黑九皇叔最新章节

        穿越而来成为一个活活冻死的小傻子,屈居在四面漏风的破棚子里,顾小柒觉得自己也够倒霉了。好不容易活过来,她决定靠自己的本事为自己撑起一片天来,弃女当自强。谁知道,正乐呵呵地打算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呢,谁都来闹,还捡了个模样好看的小残废。罢了罢了,就当养个宠物打发时光罢了。噎!他居然能站起来了,笑得如桃花浮光艳艳绝色,“王妃,随本王成亲吧。”天知道,她只想好好活着来着!

  • 魏澜之殇最新章节

        梦乎?戏乎?天意弄人!被孤临死前视为可以制衡司马懿的谋士,居然短短几年病逝,陈群,刘晔虽发觉司马野心,但也无力回天!辅佐了孤三代后人的张颌被司马懿用计杀害,我曹家第一名将用命救出来的牛金也被司马懿毒杀!孤耗尽了一生所建立的青州军,虎豹骑已经烟消云散,数十万魏军早已经听从司马家,孤该怎么办?天下皆知司马,已忘曹乎?

  • 暖婚似火:陆少,你失宠了最新章节

        遇到宋思言之前,陆景珩冷情寡欲,尊贵孤傲,人见人怕。遇到宋思言之后,陆大总裁化身忠犬,带娃、做饭、宠妻无度……整个上流社会都跌破眼镜,闪瞎了狗眼。某天,有人前来告状,“陆总,你那夫人蛮不讲理,前阵子才修理了宋家千金,今儿个又揍了秦家大小姐,再不管管,都要上天了。”“是该管管了。”陆总故作深沉唤来助理,“去告诉夫人,下次想揍谁,告诉我一声就成,为夫亲自替她收拾,别脏了她的手。”助理:……告状之人:……

    本章内容提要:
    ...    章强将卢邦洋抬了起来,扛在肩头上,眉飞色舞的说道:“老大,看来你装逼的功力还不够深厚,改天教教你。”     临走的时候我拿了一个比较小的瓷瓶,想让伍月回去看看是不是宋代的瓷器。这些瓷器一定和钱伟进的死有关。     忙碌了一天,回到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伍月和章强回家查资料去了,我跟着明筱甜,想要审讯卢邦......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德乙积分榜2018-2019 辛运28直播 鸬鹚捕鱼 浙江飞鱼计划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出肖
3d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 江苏快三走势图表 斯诺克排名2018最新 电子游戏的危害作文 江西快三一定牛网
山东体彩十一选5 排列三坐标连线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 体彩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三好运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前二直选走势图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快3上海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泳坛夺金481规则 190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