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元域,极北之地!

    两名老者坐在一处元力浓郁的山间,一边品茶,一边交流。

    “老祖宗可是说过:即便我们两人到了这里,也不能放松修炼。”一名老者开口道。

    “哈哈哈,这里天高地远,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有没有懈怠呢?”另一名老者接口回答。

    “对极,咱们哥俩出来一年,虽然在元力修为上没有多大变化,可我们是在修心。”

    “嗯,说得好,就是修心。老实说,如我们这等修为,别说才一年时间,即便多修炼十年八年也不会有半点精进。”

    “也不知道老祖宗为何如此看重圣女,难道圣女惊若天人,还是说她天赋不凡?”

    “你已经猜测了不下二十次,我们慢慢守着便是,迟早能明白原因的。”

    “明白个屁,我都开始怀疑老祖宗的推算了,纵使我们再等上几年,圣女也不一定会出现。”

    “那……”

    一语未落,突然间一道巨响轰鸣,九天之上,虚空裂开一道豁口,一团白色的物事迅速掉落。

    “何方宵小偷袭老子?”这名老者说完,右手扬起,便准备一掌拍出。

    “且慢,不对劲!”另一名老者眼尖,连忙阻止道,“我感应到了生命气息,那似乎是一个人?”

    “人?”

    老者定睛一看,悚然色变。手掌并未收回,一屈一推,发出了一股柔和的掌力,缓缓将上方掉落的白色物事托住。

    片刻后……

    两人望着躺在地上的白衣女子,不停围着转圈,满脸疑惑。

    “你说,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女娃,还伤得这么重?”

    “是啊,老子检查过了,她近乎全身骨骼尽断,如果不是有一件防御宝甲在身,估计已经殒命。”

    “嗯,那件宝甲的品阶似乎不低,连老子都眼热得很。”

    “别眼热了,我们该如何处理她?本来是来迎接圣女的,怎么掉下来一个濒死的女娃?”

    “等等,圣女……女娃……圣女……”

    “你还在叽咕啥?”

    “你说,她会不会是老祖宗让我们来迎接的圣女?”

    “啊……”

    “怎么了?”

    “快,快带她回族!她真有可能是我们要等的圣女。”

    “可她身上的伤……”

    “她的伤我们治不了,得赶紧回族请老祖宗出手。”

    “如果我们弄错了呢?”

    “如果弄错了,大不了我们挨一顿骂。倘若她真是圣女而我们不救,老祖宗知道后必定杀了我们哥俩。”

    “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好……”

    两人立即从储物戒指内取出状若躺椅的物事,将白衣女子轻移到上面,一前一后抬起,身形划过天际,瞬间消失不见。

    ……

    钟子浩并不知道,他在开景城时最大的担忧竟然应验了,此际的他正在前往天台的路上。

    “咻咻……”

    一名黑袍青年御空而行,速度极快。

    陡然间,他疾驰的速度一滞,继而悬停虚空;旋即,又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降临地面。

    此人正是钟子浩,刚才在飞行途中,他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阵恐慌,大脑还有着昏厥的趋势,只得降落下来。

    放出灵魂力探查了好一阵,又检查了一番自己全身,并未找到任何异常。钟子浩满脸疑惑,按说自己都是天极境的强者了,此处又没有发现危险,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心慌之状?

    半响之后,略作调息的他再次上路。因为刚才那种感觉并未完全消失,他只能一边徒步前行,一边思索原因。

    两天过去,虽然并未弄明白那天的状况是怎么回事,可钟子浩总算恢复了正常。

    此时的他,正行走在一条宽阔的大道上,路上行人不多,却多是一些年轻的武者在赶路。

    前方不远处,是一座生意火爆的酒楼。

    说是酒楼,倒有些过誉了,其实不过是年代已久的小木屋而已,因为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过的武者有不少在这里歇脚罢了。

    就连几张茶水酒桌,都是摆在木屋之外的平地上。

    钟子浩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也步入了此间。左右一望,八张酒桌几乎坐满,见靠边的桌子只有一人,遂走上前去。

    “咦,兄台是来请我喝酒的吗?来来来,快快请坐!”

    离这张酒桌还差好几步,便见一名青年抬起头来高呼道。

    钟子浩一愣,抬眼望去,此人年约二十三四岁,相貌普通,身形微胖,皮肤黝黑,只有一双瞳孔中不时爆射出的精光,能推测出他绝不简单。

    打量了此人一番,这名青年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兄台,据在下判断,你并不是来请我喝酒的。”

    “何以见得?”钟子浩问道。

    青年一本正经的道:“第一,你和我不熟,犯不着请我喝酒;第二,我并未从你身上闻到酒气,你平常应该不沾酒,或者说很少喝酒;至于第三嘛,纯粹是我的感觉。”

    钟子浩哑然失笑,这个人当真有点意思:“如此说来,兄台是不欢迎我坐这里了?”

    “怎么可能?你不落座,这里迟早被别人坐去。你若坐下了,至少不会被那些烦人的娘们儿占据。”青年说话间放下酒盅,站起身来伸手相邀。

    “如此,在下便打扰了!”钟子浩回了一礼,一步跨前,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青年也跟着坐下,顺手将自己的酒盅斟满:“我叫了这么多菜,反正一个人也吃不下,要不你就一起吃,结束后你付账好了?”

    钟子浩再次愣了一下,此人当真有意思,完全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偌大的酒桌,面前那个家伙竟然叫了十多道菜,几乎把整张桌子摆满了。

    “好吧,就依兄台所言!”暗自苦笑了一声,钟子浩有些无奈的道。

    青年顺手夹了一块肉扔入嘴里,又喝了一口酒,吐词不清:“看兄台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满意啊?”

    取了桌上备用的碗筷,钟子浩也开始了动作。他是想开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否则为何单单这张桌子就他一人在。

    闻言,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岔开话题道:“在下姓钟,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

    “哈哈,好说好说。”青年哈哈一笑,道,“你叫我判官即可。”

    “判官?”如此奇怪的名字,钟子浩还是头一次听到,当即不确定的问道。

    “对,专判人生死的判官!”青年双眸落在钟子浩脸上,语气铿锵,似乎担心后者不信。

    (本章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斩神绝之君临天下》之 第88章 圣女是作者殊雨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斩神绝之君临天下》之 第88章 圣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殊雨写的《斩神绝之君临天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斩神绝之君临天下》之 第88章 圣女是作者殊雨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斩神绝之君临天下》之 第88章 圣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殊雨写的《斩神绝之君临天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最新章节-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全文阅读-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txt下载-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88章 圣女】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书迷评论

  • 冷面郡王:甜宠小懒妃最新章节

        慵懒俏丽小甜心,惊鸿一瞥后,芳心遗落在鬼面将军冷郡王身上,从此踏上殷勤的追夫之路!她可以懒到随时都在睡觉,也愿意为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份悸动变成最勤奋的人!相亲,她不要!军权,他不要!为了彼此,他们倾心相付,看破阴谋诡计!再冷的冰山到了她面前,都变得温柔如水,只因,城门口那惊鸿一瞥,两心相倾!

  • 嫡女浴火重生最新章节

        她是刚找到亲生父母的王牌杀手,想金盆洗手却被好搭档射杀。再醒来却成了被赐婚给王爷的草包大小姐,爹爹不疼,姨娘和妹妹们轮番陷害,没成想曾经软弱无能的大小姐竟活得有滋有味。一个草包大小姐竟然能让王爷围着团团转,连人人敬仰的世子都为她保驾护航,除了她风华绝代的美貌,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最新章节

        穿越而来,成亲直接省了,因为她拥有一只瘦皮猴。家徒四壁,无钱无粮,靠山吃山,外加捡来一只老实忠犬。买田地,建新房,买仆人,建作坊,将当初那些辱骂她,瞧不起她的人全都惊掉了一地的下巴。只是这老实的忠犬,身份不一般,引来大堆麻烦不说,连狂蜂浪蝶都跟着来了。诡异的是,这个男人怎么越长跟自家瘦皮猴越像了?

  • 天城战役最新章节

        本人因课业问题,剧情缩减,敬请见谅
        本人因课业问题,剧情缩减,敬请见谅
        感谢投我一票跟给我意见的人  感谢投我一票跟给我意见的人
        感谢投我一票跟给我意见的人  感谢投我一票跟给我意见的人
        请大家多多支持天城战役外传之强者争霸战
        请大家多多支持天城战役外传之强者争霸战
        小说顺序是  天城战役→天城外传→天城2→天城2外传→天城3
        小说顺序是  天城战役→天城外传→天城2→天城2外传→天城3

  • 工地仙踪最新章节

        还在工地上搬砖的注意了,快来围观一个农民工如何逆袭高富帅,如何碾压各路修真高人。    本书慢热,主角在序卷第十章结尾才会出现,有不喜欢前戏的可以从第一卷直接开始看。    新人新书,求点击、推荐、收藏。js330

  • 邪魅王妃呆萌夫君最新章节

        &#;&#;千年的追随,换来的却是一夕身陨。
        &#;&#;她因意外重生于四国,却不知这早已是命中注定。
        &#;&#;重生后的她,一身绯衣艳绝天下,那如瀑的发丝终是缠住了谁的心。
        &#;&#;他曾言“我若为你入魔,你呢,可借我成了那佛?”
        &#;&#;在那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他错失了他的心。
        &#;&#;从此,万劫不复。
        &#;&#;当那重重迷雾被拨散,重温当年往事。她才知道,原来有个词,叫命中缺你。
        &#;&#;

  • 剑荡八荒之神州浩劫最新章节

        乱世烽烟,枭雄辈出,本想游戏人生的平凡少年收获了一本旷世奇书,是带着漂亮表妹双宿双栖,还是拔剑拯救天下苍生?唉,烦恼啊!

  • 权少惹爱:老公假正经最新章节

        那个总在夏若歆思春梦中出现的男人,究竟有多大的能力可以让她一次次弄湿锦被?当有一天,这位契大活好先生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她这才发现,自己重生只是为了转改两人的命运……

  • 祸害修仙界最新章节

        世纪大厦的主人简若尘穿越了,网警洛凡也穿越了,两个人刚一脸懵圈地站在异界的土地上,就遇到了夺舍。  这个世界太不友好了,既然这么不友好,就多祸害祸害吧。  这是一个祸害和祸害同时穿越,同时祸害大众、互相祸害的故事,证实了古话说得对: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来啊,伤害吧,反正有大把时间。

  •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

        重生了?既然老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陆思慧决定不再重蹈前世的覆辙。前世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一个她想尽办法远离,他对她偏偏生了情愫,步步紧逼,揽她入怀。深邃冷傲的眸子,柔情万丈的看着她“媳妇,水开了,炕热了,为了祖国的下一代,咱们洗洗睡吧!”另一个,她想尽办法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可这货却说:沧海桑田不老,他爱她此志不渝?

  • 鬼案专家最新章节

        一场离奇的鬼案,让我不得不砍下那个无辜女孩的脑袋,当我以为整件事就这样结束时,怀中少女人头竟然露出了一个甜腻腻的笑容……

  • 全才少年王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学生得到了一个神器,能够将游戏中的技能带到现实。从此改变命运,搅动风云。清纯校花,美女老师,超级明星......他一步步逆袭,走上人生巅峰

  • 鬼妃妖娆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个又傻又哑的丑八怪,却转身成了貌美神医,杀继母,毒胞姐,誓要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所有人见了她都要绕着走,唯有那夜夜痴缠的鬼王爷穷追不舍!

  • 神控天下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当凌笑穿越到异世的同名的“凌笑”身上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还有武者等级之分。但他不愿再被别人叫做废物。他想做一个王者。救下的义妹。令自己心动的强大女子。还有各式各样的美女等着他征服!识海当中的三大异物带给他的一段段机缘让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凌家少年成为了笑傲宫宫主!中域,天域,域外!一样我最强!

  • 夜巡人日志最新章节

        因为薪水诱人,我应聘到了一家度假村当起了夜巡人,这职务听起来高大上不?说白了就是保安!可这度假村似乎并不简单,总有林林总总的怪事发生,虐得我小心脏每天都紧张到不行。你问我这么吓人为啥还不辞职?因为我在这看上了一个脑子有坑的高冷小帅哥。帅哥说了,只要我能帮他找到摆渡人,他就任由我嘿嘿,嘿嘿,嘿嘿嘿……你懂的,挑眉。

  • 抗日之无敌战神最新章节

        陈庆之,共和国有史以来的最强兵王,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意外穿越到了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上。此时的南京危在旦夕,战线濒临崩溃,面对强敌,陈庆之该作何选择?一寸山河一寸血,面对国破家亡,生离死别,陈庆之用行动作出了他的选择!赳赳中华,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为了争取国家独立、自由而英勇牺牲的先烈们!本书qq群号:622616394

  • 国师,我劝你善良最新章节

        白银曾是一条受皇室供奉的宠物蛇,可惜命不太好,舒坦日子才过了短短几十年,供奉它的皇朝就被人家给推翻了。为了重振师门?她决定重新进宫夺取新帝宠信。然而……身为道家蛇的她除了一手厨艺外,却连最简单的经文都不会背,宫门还没进,就被当朝国师打击的怀疑蛇生。就不能对蛇善良一点吗?满心愤怒的白银暗戳戳的觉得,国师大人一定是嫉妒她!

  • 先婚后爱:总裁的独宠甜妻最新章节

        沈家最卑微的私生子居然被前来选妻的项情深一眼看上,这不是那晚用五毛钱嫖他的小丫头吗?他指着角落里仓皇而逃的人儿叫道“就她了!”岁数相差太大,总是被认为是叔侄关系,从嫌弃变为喜欢,两人感情越来越深。突然有一天,那个躲了他七年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回来了。

    本章内容提要:
    ...    神元域,极北之地!     两名老者坐在一处元力浓郁的山间,一边品茶,一边交流。     “老祖宗可是说过:即便我们两人到了这里,也不能放松修炼。”一名老者开口道。     “哈哈哈,这里天高地远,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有没有懈怠呢?”另一名老者接口回答。     “对极,咱们哥俩出来一年,虽然在元力修为上没有多大变化......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江苏体彩排列5走势图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足球竞技手游 秒速赛车计划 十期 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西甲在线直播 广东36选7走势图资料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 甘肃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排列三试机号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湖北11选5前二组选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动态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跨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 北京pk10在哪里玩正规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